觉醒|二手的人皮面具

  • 日期:08-16
  • 点击:(831)


  

  昨天晚上摘下来的时候,我甚至发现上面带有血丝,像在我的脸上扎了根。

  文|女钢铁侠

  我在二手市场淘到了一张人皮面具。

  九成新,女性,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,价格3500元。卖家说我捡了个大便宜,若不是有些破损,全新价得5万。破损的位置大约一个硬币大小,不规则,边缘有锯齿状,像是被用力撕掉时留下的痕迹。还好在鬓角处,头发可以遮住,不易被发现。

  面具做工精致,粘合性强,戴在脸上几乎天衣无缝,不用放大镜仔细观察,很难看到面具的边缘。戴上后的感觉,除了脸皮有点厚,没有其它不适。

  买这张人皮面具,我是为了完成一个计划。

  我要去见一个人。

  1

  她就坐在对面。

  我此刻紧张得要命,手不知放到哪里才能缓解自己的不自然。我只要一紧张就习惯摸鼻子,但是我今天戴了面具,如果鼻子被弄歪了,就会前功尽弃。越是不敢摸,越是觉得鼻子痒,我努力地伸缩着鼻孔,试图驱赶这股奇痒。

  她似乎发觉我哪里不对,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脸,盯着我的鼻子。

  她会不会是发现了,是不是面具的边缘脱了胶,现在已经像敷着一张干掉的面膜,或者是鬓角处的破损处露出了破绽?屋子里没有镜子,我脑补着所有可能出现的狰狞画面,竟出了一身透汗。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假装擦汗,顺便把四周都检查了一遍,没有翘起的地方,我把头发尽量往下垂了垂,遮住那半边脸。可是她还在盯着我,火辣辣的目光烧在我的脸上,我如坐针毡,不敢直视她的眼睛。

  “你究竟是谁?”许久,她终于开口,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“我,我是晓雨呀。”我的声音很小,心有点虚。

  “你真的是晓雨?你不是已经……”她的左手在椅子旁摸索着拐杖,然后站起身,步履蹒跚地向我走来。

  “其实我没有上那架飞机,那天我迟到了。”

  她来到我的面前,眼睛盯着我,一只手在我的脸上来回地抚摸,手不住地发抖。我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,她的眼睛似乎看不见东西,但又似乎可以看见。

  “您的眼睛……”我欲言又止,怕判断有误。

  “我的眼睛快瞎了,自从听说你出事了,我这眼睛就一天不如一天。”她一边说着,眼泪一边在她的眼窝里打转。

  “您看不见我?”

  “不,只能看见一个轮廓。”

  原来她的眼睛坏了,看不清我的脸,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差点笑出声来,手心里的汗一点一点地散去,鼻子也不痒了。

  “可是,我记得你原来的样子,即使我的眼睛瞎掉了,但我的心可以看见。”她继续摸着,手开始向鬓角处移去。我又开始紧张了,刚变成气体的汗珠又从毛孔里一粒粒地钻了出来。

  她的手停了下来,就停在那个破损处。而且停了几秒。

  我不敢动了,心跳开始加速,厚脸皮遮住了我已经红透了的脸。

  “你瘦了。”许久,没想到她说出了这么一句,我很意外。

  “嗯,我在减肥。”我敷衍着。

  “你没事太好了,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说完,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,眼泪流在了我的面具上。

  看来她没有发现任何破绽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早知道她眼睛不好,就不用浪费那3500块钱了。

  2

  我戴着面具,坐在镜子前,镜子里的人真的像极了晓雨。

  我也不知道,这张人皮的推送,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二手淘的首页上的,我以前从没有搜索过类似的商品,除了我买过几盒面膜和一个万圣节的骷髅面具。难道手机用久了,也会与使用者产生心灵感应?我要买人皮面具的念头当时只是一闪而过。

  其实,我只是个二代产品,还不具备支配人或电脑的能力,我只能听从人类的指令,以及模仿他们的动作与声音。听说第三代产品已经开始取代我们了,如果我不改良一下自己,很快就会被运往垃圾场。

  夜深了,我得休息了,再不充电,明天我就不能坚持12个小时。电如果没有充满,我可能会在老太太没睡觉前就瘫倒在地。如果被送到医院,她就会发现我是一个有机器内核的人。我们这批产品正在通缉召回,有人投诉我们有攻击人类的倾向,我可不想被送往垃圾场。据说三代产品不用充电,拥有自发电装置,而且头部没有机器内核,与真人无异。看来我们真的要被淘汰了。

  不行,电量仅剩3%,我必须去睡了。

  3

  想到老太太的眼睛快瞎了,我不想戴那张人皮面具了。

  粘起来很麻烦,稍不注意就容易粘歪,粘歪的样子很滑稽,像一个睡落枕的人。可是老太太的眼睛还没有完全失去视力,再说万一老太太摸我的脸怎么办,不能大意。

  现在我的身份是夏晓雨,是老太太的外甥女,她唯一的遗产继承人。

  夏晓雨一直在国外生活,我是她的雇佣机器人。几个月前,她收到老太太的信,让她回国继承她的遗产。老太太得了轻微的阿尔茨海默病,想趁清醒的时候,和晓雨见上一面。

  可是回国的途中飞机堕毁,晓雨再也没有回来。

例,如果再找新的雇主,必须由老雇主出具解除合同的证明,但是晓雨已经死了。而且晓雨的房子这个月末也要被房主收回了,我马上就要变成无家可归的人。

  于是,我只得出此下策。

  不过,我会好好照顾她,对于一个孤寡老人来说,还是陪伴最重要。我可以为她洗衣做饭、购买生活用品,还可以陪她聊天,我是一个专业的服务型机器人。至于她的遗产,我并不感兴趣,对于一个机器来说,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?我只不过是为了借这个身份,保住自己的性命罢了。

  4

  自从开始戴这张人皮面具,我感觉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。

  当初购买的时候,卖家提醒每天佩戴面具的时间不得超过12个小时。可是和老太太生活在一起,每天只能等她睡觉以后,我才能把她摘下来。她的生活很不规律,经常很晚才睡,有时一天下来,佩戴时长达到了15个小时,有时更长。

  另外,虽然她的眼睛看不见,但经常有些老同事前来造访,有的人还盯着我的脸看,我必须小心。

  白天我是夏晓雨,晚上才是自己。

  我发现面具越来越难摘下来,一次比一次不容易。昨天晚上摘下来的时候,我甚至发现上面带有血丝,像在我的脸上扎了根。我的脸被撕扯得火辣辣的疼。不知道之前使用的那个人是不是和我一样的体验,或许正因为有同样的体验,才卖掉了这张面具。

  除了感官上的不适,我还发现自己的一些功能在慢慢消失,晚上没有了夜视功能,得依赖照明。每天的自醒功能也出现了紊乱,我的生物钟定在早晨6点起床,可是最近我开始睡起了懒觉,有时睡到8点半,以至于不得不依赖闹钟。记忆存储也出现了问题,有些信息像是被删除了,很难再提取。关于过去和晓雨在一起的记忆越来越模糊。

 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挤进了另一个人,或者是人类所说的灵魂,而且此人的思想仿佛在一点点地觉醒,一点点地长大,慢慢地占据着我有限的空间。

  我开始担忧,是不是我的使用寿命到期了,机体开始出现自毁。

  可是我不能去看机器人医生,如果被发现我是第二代机器,等于自投罗网,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。

  5

  老太太每天和我讲过去的事情,开始我听不懂,因为我不是真的夏晓雨,我只是一个赝品。

  可是,最近不知怎么了,她和我说起过去的场景、过去的事,我竟然可以脑补出清晰的画面,就像放电影一样,甚至在耳边可以回响当时的对话与笑声。

  我怀疑我出现了幻觉,或者是做了一个梦。

  慢慢地,我发现这不是幻觉,也不是梦。我的记忆存储器似乎被刷新了,我从前的记忆所剩无几。我甚至想不起来我曾经是谁,以及我的机器型号,我变得越来越不像一台机器,而更像是一个人。

  我今天早晨开机的时候,竟然在自己的记忆里看到了第三人称的自己,我在厨房里穿着绿色的围裙做饭,我问晓雨晚上的牛排要不要多浇点酱汁。

  我在卫生间里准备洗衣服的时候,晓雨突然提醒我,她的钥匙在牛仔裤的兜里,让我记得拿出来。

  晓雨的男朋友来了,她让我到公园里去遛狗,说晚上不用做饭了,七点以后再回来。

  记忆里的第一人称,我看不到是谁,我看不到她的脸,但我记得她穿的粉色米奇睡衣和粉色小熊拖鞋,以及她右手小指上的铂金戒指,晓雨好像也有同款。

  6

  我的面具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摘下来了,我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到边缘,连那个破损的地方也和皮肤融为了一体,看上去有点像一个伤疤。

  我的记忆里经常出现一个女性机器人,我称呼她为031,长发,1米65左右的个头,体型很标准,和我年龄相仿。

  她是我从国内带来的,她和正常人的外型无异,只是脸部的皮肤是透明的,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机器结构。

  她有痛感,有思想,有感情,甚至会流眼泪,只是她需要充电,不用喝水吃饭。有时看着她的眼神,我甚至担心机器有一天会取代我们人类,她可以模仿我的动作和声音,可以替我接打电话,除了不能代替我去工作。如果她有一张和我一样的脸,即使我父母都不会分辨出来,谁是真的谁是假的。

  她有点越来越不听我的话,偶尔还会发点小脾气。前一段我接到一个通知,说二代机器人被通缉召回,已经出现了十多起攻击人类的事件。男朋友建议我把她换掉,但我有点舍不得她,如果被召回,她就会被扔到机器人垃圾场,成为一堆废铁。她毕竟跟了我那么多年。

  接下来的记忆,我出现了断层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7

  姨妈最近的病情有些加重,有时候,会忘掉很多事。时而清醒时而糊涂。

  姨妈年轻时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啊,她在克隆工程与机器人研究院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,031就是她研发出来的产品,是我出国前她送给我的礼物。

  有一天早晨,她竟然认不出我是谁,一会叫我031,一会又称呼我晓雨,真是拿她没办法。有时行为还神神秘秘地,她有一个小木箱,经常上着锁,那天不知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,然后又匆匆锁上。

  她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。

  越是这样,我越是有想看的冲动,我想知道那个箱子里究竟有什么。

  晚上,我趁着姨妈睡觉的时候,偷偷地潜入她的卧室,从她的外套里摸到了那把钥匙,钥匙很沉,孔上还拴了一根毛线绳。

  箱子就在书房的书柜下面,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本日记,黑色皮质封面,上面印有一个金色Logo,是姨妈所在研究院的院徽。

  她一直在写日记,这说明她的眼睛可以看见,她在骗我。可是,她为什么要骗我呢?是怕我一走了之,不照顾她?还是另有原因?

  我迫不及待地翻开日记,最后一篇是一天前写的。寥寥几个字,记得很简单。

  上面是这样写的:“2139年7月21日,觉醒,记忆恢复。”

  往回翻,内容依次是:“2139年7月5日,初醒,记忆混乱。”

  “2139年6月30日,和她一模一样,试验很成功。”

  “2139年6月20日,面具已寄出。”

  “2139年6月15日,与机体链接成功,商品信息发送完毕。”

  “2139年4月12日,舒适度不错,试戴过程中略有损坏。”

  “2139年4月11日,面具培养完成。”

  “2139年3月7日,三代技术植入。”

  “2139年2月5日,基因提取成功。”

  “2139年2月1日,找到晓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看来姨妈是真的糊涂了。

  【奇思妙想】征文:觉醒

达到当天最大量